网站主办:中国衡器协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一生只磨一件事

张 杰


  最近,与苏州仅一测控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龚小林先生闲谈起仅一测控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企业的总体发展路径。当笔者问及公司未来有没有多元化发展打算时,龚总口吻坚定地答道:“我们仅一始终只做好一件事,就是把‘精密测量+精确控制’作为公司唯一的研发方向。”

  如果仔细梳理一下仅一测控10多年来的发展脉络,龚总之言之行确乎一致。在“精密测量”方面,仅一测控专注在应力测量领域深耕细作,静态应力数字测量模块产品通过4次迭代升级,在行业中做到了有口皆碑;在“精确控制”方面,凭借“动态称重技术模块”产品和一款“VWMS20型车载称重控制器”,一举成为行业翘楚。

  “一生只磨一件事”,这种态度也许才是所谓“工匠精神”的精髓。我们时常反思,在众多技术领域,为何我们的科技水平总是远远落后于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说白了,就是缺乏那份“一生只磨一件事”的执着和坚持。在中国故宫,有一位叫王津的钟表匠,从16岁起就进宫修复钟表,日复一日,这一修就是近40年,如今成为世界级当之无愧的钟表修复大师;在日本,有位叫关口一郎的101岁老人,一生中用了60多年时间只做一件事,就是煮一杯好咖啡。曾喝过他做的咖啡的客人感慨的说,从他煮的咖啡中能喝出那份坚守和情怀,喝出悠悠时光的味道;在中国航天航空人中,有一位叫胡双钱的老师傅,他凭一双手和一台传统的老铣钻床,仅用一个小时就能在大飞机一个零部件上打造完成大小不一的36个孔,孔的精度达到±0,24毫米。可想而知,这种金属雕花的非凡技能需要多少个孤独岁月相伴方可练就。出生于1693年的英国航海钟发明人约翰?哈里森,一生中耗时40余年,仅造出了5只航海钟。其中一款命名为H4的钟,在航海64天中仅慢了5秒,完美解决了航海经度定位问题;都说德产和日产数码相机世界第一,象珠峰一般难以攀越,可谁又知道这背后又有多少默默无闻的“匠人”一生只为研磨一个镜头或一种材料、一个工艺而殚精竭虑,他们甘为付出一辈子寂寞才换来今日的卓越成就。那些追求短期利益的企业,只想在别人成熟的技术上一哄而上,拾人牙慧的攫取微薄的利润,而不愿意孤苦一生去攻克一个个别人不能攻克的难关,最终注定只能仰望别人,却无法得到别人的仰望。前些日看到一个非官方统计,感触颇深。说:目前全球超过200年依然欣欣向荣的常青企业中,日本拥有3146家,居世界之首;德国拥有873家;荷兰拥有222家;法国拥有196家。我想,倘若没有“一生只磨一件事”的淡泊情怀和执着追求,它们大概也不会挺立至今吧。

 

THE END

关闭窗口      行业信息      网站首页


中国衡器协会
微信公众号
手机扫描左侧
二维码进入
中国衡器网
手机版
本站稿件来源:
  本网站刊登的稿件,主要来自业内人士向中国衡器协会主办的刊物——《衡器工业通讯》杂志的投稿。——如何投稿?


 网站主办: 中国衡器协会  北京北三环西路43号青云当代大厦806室  Tel: 010-62115995  Fax: 010-62115741   京ICP备05008132号